下午,刺眼的阳光,回望

我真的很喜欢骑自行车了

小时候总是做梦希望自己快点长大

本体是话唠
启动条件,和喜欢的人接触

哪哪都不争气,尤其眼泪

在战斗已经打响的时候,我的一名朋友突然变小了。他变成了一个只有小拇指盖大小的,白色的头颅。他还能说话,但是没有战斗的能力。我很着急,希望他能快点好起来,便轻轻吻了一下,抬眼看,头颅下面多了一小截带着铁环的脊柱

你不知道,在去的前一天晚上,我梦见自己在公园里一个不太大的水池上面划船,那池子不深,清澈透亮,有如湛蓝天空般的颜色,每向前划出,都能看见水面上粼粼波光在跳动,像星尘散落。梦里那时太阳和煦,散着温暖而不刺眼的光,微风轻拂,我站在船上脑袋里一片空白,耳边孩童的嬉闹都蒸发在阳光下,化成颗粒被风吹乱,轻轻闭眼享受片刻,但又舍不得这片池水。

记2018.01.10晚

在春天,死去了一只笨蚊子。这只蚊子在我蚊帐里呆了一整天也没有吸一口血,也许是他不饿也说不定,但我还是忍不住想感叹,在睡前能打死他真是太舒服了。

4瓶*3天(其实后来又加了两天)

甲硝锉进入血管堪比进玻璃渣,确切一点形容,更像是用刀刃切破皮肤进入血管再慢慢划开

©洋子的梦 / Powered by LOFTER